您的位置 : 乡村小说 > 小说库 > 炼神武帝

更新时间:2021-10-29 14:52:36

炼神武帝

炼神武帝

来源:乡村小说作者:鱼大鲲分类:玄幻主角:龙虎祖祠

《炼神武帝》由网络作家鱼大鲲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龙虎祖祠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天下万道,唯武独尊!
项家少主项鹰,在传承战体之日,被族弟陷害,血脉崩碎,战体被夺。
神秘炼神钟夺天地造化,剥夺一切血脉武学,转嫁主人,任你煌煌天骄,武道天才,尽为我做嫁衣裳!
带着炼神钟强势归来的项鹰,誓要踏平苍穹,镇压神魔!
洪荒万界,唯我独尊!...展开

本书标签: 炼神武帝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与大长老对拼一掌,项峰自然得不到好处,他的脸色阴晴不定,他看着项鹰,越看越觉得不对,这小子面色红润,精气勃发,神定气闲,完全不是经脉被废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在火灵洞中有所奇遇?不对啊,那火灵性情暴虐,实力高强,这些年来被投进洞中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他这小子能有什么奇遇?

  项峰又看向大长老……是了,肯定是这老儿云游在外,得了什么奇珍异草,修复了这小杂种的经脉……哼!可这样又如何?天道宗前阵子赐下了丹药给邦儿,如今他的修为早已突破了化气四重,马上就要晋升五重,难道还对付不了这愚笨不堪的小杂种?

  一念及此,项峰轻轻一笑回到座位上:“好,我就让你们心服口服!咱们看看到底谁更有资格继承战体血脉!邦儿,去!教训一下你鹰哥哥,下手轻一点,别给打死了!免得大长老怪罪!”

  项邦笑嘻嘻的站了起来,目光在项鹰身上上下打量:“父亲,刀剑无眼,交手时若是不小心把鹰哥哥打死了怎么办?”

  项峰瞥了一眼大长老,道:“大长老,怎么说?”

  没等大长老回答,项鹰便上前一步,朗声道:“立下生死契约!谁生谁死,听天由命!”

  大长老眉头微皱,正想说些什么,却听项峰大声道:“好!这可是你说的!这么多人见证,生死战!若被打死,可怪不得我儿了!”

  生死战。此话一出,大堂内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项蒲看着项鹰,担心的说道:“鹰儿,你可要慎重,若是不敌,我们让出这家主之位,留得青山在,他日未尝不可卷土重来。”

  “是啊鹰弟,千万别冲动!”项彬也微微向前,急切的说道。

  项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心中很是感激,如今这么多人在这,只有这两位还能帮他说话。

  “项蒲,他们年轻人的事情,你就不要插嘴了吧!”项峰眯着眼睛,一脸阴霾的看着项蒲说道。

  项蒲还要说什么,项鹰却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五叔,你不必说了!我心意已决,这一仗,是一定要打的!拿笔来!”

  项鹰和项邦在众目睽睽下签订了生死契约,比斗即将开始,众人皆是屏气凝神看着他俩,大厅里的气氛顿时更加紧张起来。

  项邦脸上依旧笑嘻嘻的,他玩味的看着项鹰,道:“鹰哥哥,我可要出手了,你要让着我点哟!”

  项鹰负手望着项邦,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在那天真的笑容背后,是一颗无比恶毒的内心。

  “项邦,不要再叫我鹰哥,从今之后,你我恩断义绝,只是仇人!今日我送你上路,来世做个好人!”经过这半月多来的沉淀,项鹰心中的怒火早已转化成了深深的仇恨,更加刻骨,也更加焚心。

  项邦被项鹰激怒,当下脸色一沉,喝道:“大言不惭!看我怎么教训你!”

  话罢,项邦陡然出手,身形如风,一下子冲到项鹰跟前,双拳骤然向前轰击,顿时,一大团绚丽的真气从他的拳头上爆出,转瞬间便笼罩项鹰周身。

  这是项家家传武学,神风拳的招式。

  项邦一出手,大厅内众人立刻大吃一惊,沈城家主不敢相信的说道:“真气外放!项邦竟然达到了化气四重?!”

  “不对!他不是才修炼半年吗?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可怕的天赋!?”他身后的另一个年轻人也是一脸震惊。

  项蒲见此脸色一变,右脚尖微微一碾,准备强行出手。哪怕是得罪了项峰,也要把大兄唯一的血脉救下来!

  面对项邦的攻击,项鹰却依旧负手而立,刚毅的脸上没有丝毫慌乱,漆黑的瞳孔中映出一团轰然炸开的真气,眼看就要将自己淹没,终于,就在真气临时之身,项鹰动了。

  同样的招式,却是更为迅猛的出拳。

  项鹰全身骨骼噼啪爆响,肌肉震颤,他直直迎上项邦的双拳,澎湃的气劲随之狂啸而出,隐隐泛着一丝烈焰之色。

  拳风击爆空气的声音在大堂内震响,桌椅家具全被刮的向四周退去,离得近的几个人,被烈烈拳风猛然扑面,刹那间竟感到胸口一滞,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可能!”

  看着狂暴的拳势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瞬间就要轰击到自己身上,项邦脸色骤变,惊恐无比,他感受到项鹰这一拳的十足劲力,足以把他一击摧毁!

  危急之刻,他双拳横档身前,全身真气都喷涌而出,拼死护住前方。

  项鹰冷哼一声,双拳上劲力猛吐,身前的真气团刹那间扩大了一倍,轰的一声冲了过去!

  嘭!!!

  只是一瞬间,项邦的护体真气便被轰的粉碎,狂暴的劲力余势未消,狠狠打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打的凌空后飞,同时全身骨骼咔咔作响,已然不知道碎裂了多少块。

  “无耻小儿!受死!”

  项鹰重重的一踏地面,坚硬无比的青石地如遭锤击打,砖霎时被踏的粉碎,激起无数齑粉。项鹰则整个人像一头冲天而起的蛮龙,追着半空中的项邦而去,要给他致命一击!

  大堂内众人都看的呆了,脸上皆是震惊之色,甚至还有几个小辈的年轻人忍不住惊恐的发起抖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从项鹰身上喷薄而出的狂暴真气……隐隐都有火焰之形了,难不成……他已经到了化气六重境界?!

  一招就将项邦打废,这是什么样的实力?他经脉不是被废了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敢伤我儿!!”

  就在这时,项峰一掌拍碎身边的花雕木桌,凌空跃起,转眼就冲到项鹰身前,五指化爪,五道凌厉的真气当即从指尖激射而出,幻化成丈长的尖利指甲,对着项鹰当头抓落!

  他周身狂暴的真气也化作有形风刃,撕裂空气,发出铿锵的切割之音,就要刺破项鹰的护体真气,切入他的脑壳!

  “无耻!!”

  “住手!!”

  大长老和项蒲两声怒喝,一齐冲了上去,但他俩的心却同时沉了下来,项峰出手太过突然,此时怕是来不及了。

  “死!”项峰眼中杀机毕露,刃芒闪亮如寒刀。

  化气七重,真气化作罡气,转为五行之态,项家神风拳为风系功法,真气转化为锋利风刃,无坚不摧!

  项鹰抬起头来,正对着飞速袭来的项峰,眼神中却没有任何慌乱,反而闪烁着兴奋和灼热。

  他周身细胞疯狂的喷吐出真气,经脉中的真气也迅速游走,两股真气汇聚在一起,贯注到双臂,迎着项峰的五指一拳轰了上去!

  “狂风骇浪!”

  这是神风拳的杀招,简单直接,却爆发力巨大,威力无穷!

  泛着烈焰色的真气迎着风刃而上,狠狠撞击在一起,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这一击力量巨大,整个大厅都跟着嗡嗡震动起来,无数灰尘碎屑从房顶簌簌落下来。

  但下一刻,项鹰的真气就被风刃尽数切碎,毕竟罡气和真气的性质不同,具有先天压制的优势。

  项鹰也知道自己与项峰之间的差距,早有准备,真气一破,他当即大吼一声,双拳猛挥,就像是一头狂暴的猛虎,一刹那间打出几十拳,气浪一浪高过一浪,连空气似乎都灼烧了起来,泛着火光!

  “什么?怎么可能!”众人皆是惊喝出声,令他们无法相信的是,项鹰竟然能够如此快速的轰出如此多拳!

  只要是项家子弟便知道,“狂风骇浪”施展时会消耗大量的真气,化气六重境界的人,一次打出七八拳已经是极限了,就算是项雄修为没被废之时,也最多只能打出十几拳。可这项鹰瞬间便打出几十拳,他体内的真气得充沛到什么可怖程度?!

  这小子到底得了什么奇遇,他是怪物吗?!

  就在众人惊讶不已的时候,项鹰神风拳的气浪不断轰击着狂乱的风刃,最终将之彻底击碎,余势未消中冲向项峰,将他打的一连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子。

  项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只见他挥掌在身前一划,风刃化气为盾,在身前飞速游走,不留一丝空隙。

  项鹰丝毫不怯,而是再次冲了上去,“狂风骇浪”不要命一般猛烈轰出。

  火灵真诀是地级功法,又是主修周身细胞,比起修炼经脉真气的功法,项鹰体内本就能吸纳更多的真气,再加上地热岩浆中的一番洗练,项鹰体内的真气,此时已经充沛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再加上他自身经脉中的真气引导助势,狂风骇浪的威力更盛!

  项峰的风盾被打的连连颤抖,表面出现了无数裂痕,裂缝如同蛛网般瞬间蔓延了全部的风盾,紧接着破碎了。

  项峰神情有些发慌,想要抽身急退,项鹰却像附骨之疽,冲势更甚,如一头捕食的猛虎一般步步紧逼,击出的拳势将项峰所有去路覆盖,根本不给他逃走的任何机会!

  “太可怕了!鹰儿之威,已经不在大兄之下了!”大厅之中,有人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不……恐怕就算大兄,也没有这么充沛的真气!”项蒲暗暗惊叹,一直悬着的心此时也落下了一半。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会变得如此厉害?这样雄浑的真气,经脉能承受的了吗?”

  “这等实力,怕是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了吧……”

  见到项鹰如此威势,众人震惊之余,除了项蒲父子之外,脸色都少不了有些难看,刚才他们说的话都偏着项峰父子,如果项鹰成了家主,若怪罪下来,怕是……

  嘭!!!

  项峰被狠狠的打翻在地,口中连连喷出鲜血,就像是在海浪中翻滚的小舟一样,在项鹰的拳头下不住颤抖。

  “夺我血脉,废我经脉,害我父亲!项峰!我说过你要百倍奉还!”项鹰杀红了眼,几下把项峰打的全身骨骼尽断,皮肤撕裂,七窍喷血。

  “还有当日倒戈之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给我死!!”

  项鹰怒吼着,发泄着内心的滔天怒火,一拳就把项峰轰上了半空,然后凌空跃起,狠狠的对着他的脑袋踢去。

  项邦趴在地上,小脸吓的煞白,全身剧烈颤抖,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轰!

  一股雄浑的狂风从大堂外吹了进来,挡住了项鹰的愤怒一击,接着缠住他的身体,强行将他和项峰拉开了距离。

  项鹰怒吼一声,真气喷涌,想要挣脱这狂风的束缚,却感到这风中有一股粘性,似乎具有意识,十分坚韧,如何都摆脱不了。

  “够了,住手吧。”

  随着狂风呼啸,大堂内出现了一个人,站在了项鹰和项峰中间。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灵异小说热门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