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乡村小说 > 小说库 > 血与罪之特案组

更新时间:2021-11-01 11:37:20

血与罪之特案组

血与罪之特案组

来源:乡村小说作者:摸你黑分类:灵异主角:左正李元亮

摸你黑新书《血与罪之特案组》由摸你黑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左正李元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部讲什么的小说呢,凶杀,连环杀人,变态吃人恶魔,变态杀手,11,变性人,精神病人等等这一类人,故事惊险恐怖,曲折离奇,当然还有几个警察,他们各怀绝技,利用自己的智慧和勇敢揭开一个又一个谜团。
展开

本书标签: 血与罪之特案组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天刚黑,肖建刚尾随长毛和三个年轻人来到台球室。

肖建刚是按袁江的指点,先找到**桃园网吧,后来又通过网吧老板的介绍锁定了长毛。

老板说;长毛在这一带很有名气,和他一起的还有三个人,分别是绿毛,红毛和黄毛,他们主要以敲诈一些学生为生,有时也帮别人收收帐,他们几个常常混迹于网吧和台球城,今天他们没有来,估计在台球城。

肖建刚谢过网吧老板,在台球城附近遇到了长毛一伙。

几个人刚刚拿起球杆准备击球,肖建刚走过去对一个长发及肩的小伙说;你是长毛吧。

长毛满嘴酒气嚣张的说;我不认识你,你谁啊

肖建刚;我认识你,我们老大想见见你。

红毛;你们老大算个**,让他来见我们老大。

肖建刚;他不方便来,所以让我来请你。

长毛;不去,没时间,他要见我他自己来。

肖建刚;我们老大说了,你不愿来就让我来请你。

说着肖建刚走过去,飞身一个漂亮的侧踢,长毛就像一片羽毛一样飞起来重重的摔在地上。

其他几个见长毛被打,都要上前帮忙,只见肖建刚左手拿起球杆,右手凌空狠狠的朝球杆中间砍下去,球杆断成两截。

几个人惊呆了,这种球杆虽然不粗,但是用结实的木料精心加工而成,硬中带柔,别说用手砍,就是用脚狠踩,也未必会断,几个人呆在当地,不知是进是退。

肖建刚说;小把戏,见笑了,我们老大请的客人一般是不会拒绝的,你们几个,抬着他,走。

几个人在肖建刚的气势威逼下,抬起长毛,走出了台球城。

半个小时以后,左正等人见到肖建刚带着几个人走进公安局。

左正看到,肖建刚在前面走,三个小伙抬着一个人跟在后面,抬着的三个小伙一个头发染成红色,一个染成黄色,还有一个染成绿色,他们三个抬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小伙,被抬着的小伙看上去胃不舒服,一只手捂着肚子,嘴里面呻吟着。

肖建刚见到左正,啪的敬了一个礼说;报告老大,人犯带到。

左正笑了笑,安排将几个人分开审讯。

左正挑了年纪最小的绿毛,刘洁选红毛,肖建刚选刚才被他踢了一下的长毛,袁江审讯黄毛。

左正笑着说;我们比比看,谁最先开口。

肖建刚得意地说;当然是我了,因为他们已经知道我的厉害了。

刘洁;未必,你拳脚可以,审讯未必,呵呵。

一个小时以后,左正走出审讯室,他交出肖建刚,刘洁和袁江。

在宽大的会议室,左正对三个人说;都说说吧,有什么成果。

肖建刚;我审的那个装死,一声不吭。

刘洁;我审的那个开始还有一点紧张,后来就跟我开始打太极,我差点被绕进去,到刚才还没有结果。

袁江;我的也是,要么不说,要说就说些没有用的。

肖建刚;老大,你那边怎么样,不会也没有结果吧,该不是我们抓错人了。

左正笑了笑看着表说;我宣布,今晚十点正正式结案。

刘洁;结案了,你是说真的吗。

肖建刚;我抓对人了?

左正;是的,学校里的所有案件都是这几个人做的。

刘洁抢过左正手中的审讯记录看了起来,记录如下:

左正问绿毛;今年五月六日晚你在哪里。

绿毛;记不清了。

左正;你会记得的,那天你们四个,在学校厨房后的草坪上干了什么。

绿毛;时间太长,真的很记不清了。

左正;我提醒你一下,你们四个还有一个学生,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绿毛额头的汗淌了下来。

左正;你不说其他几个也会说,到时候就不能算你投案自首了。

绿毛身体抖动了起来。

左正;我知道,你不是主犯,只要你能把主犯供出来,我就可以和法官商量,对你从轻处罚。

左正盯着他继续说;弄得好你最多判十年,减减刑六七年也就出来了,那时候你还不老,还可以结婚生子。

绿毛深深吸了口气,对左正说;我想抽一根烟。

左正点燃一根烟递给绿毛。

绿帽吸了一口烟,皱皱眉说;怎么你抽这种烟。

左正;我抽的烟都是我自己的钱买的。

绿毛;不可能,你们抽烟都可以报销的,蒙谁啊。这烟我的小弟都不抽,有一次一个小弟发了一支低档烟给我,被我扇了十个耳光。

左正很有意思的看着他;你好象不害怕。

绿毛;先是有点害怕,后来抽你的烟,被这烟一呛,就不怕了。说实话,我们这些出来混的早就喝过血酒,出卖哥们的下场是什么,你知道吗。

左正;三刀六洞。

绿毛;你也知道,那你还让我说,你不是害我么。

左正;所以我要你想好,早说晚说早晚都要说,我给你个好的建议。

绿毛;说说看。

左正拿出一个**说;你抛**决定,国徽的一面就说,麦穗的一面就不说,不是我让你说,而是老天让你说,不是你出卖你的哥们,而是老天要灭他。

绿毛;这很好玩,我想试试。

左正将**抛在空中,**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落在桌上转了几圈,慢慢的停了下来,绿毛仔细一看,是国徽。

绿毛深吸一口气,将事情的先后一股脑的全盘讲出。

原来长毛黄毛红毛绿毛是学校的学生,长毛年纪稍大,比另外几个高一个年级,他们都是单亲家庭,他们都爱逃学,他们都爱上网和打台球。

说实话,在不长的读书生涯里,他们在教室里的时间用手指头都能数出来。

最后,他们被开除了,校长在全校大会上指着他们四个说;这四个杂毛以后不是蹲大狱就是挨枪子,不信你们等着看。

在一阵笑声中四个人离开了学校。

离开了学校,家也不能回了,于是四个人喝血酒拜把子,结成了兄弟。

他们依靠敲诈学生,给学生放高利贷,替人收账等等来维持生活。

不久,他们在**桃园网吧里认识了梅雨。

梅雨先见到他们,她对长毛说;你们就是被校长开除的四大毛吧。

长毛开玩笑的说;是啊,你也想加入吗,当我压寨夫人吧。

梅雨笑笑说;好啊。

从此以后梅雨就和几个人就混在了一起。

有一次绿毛问梅雨;你不怕我们吗。

梅雨;我不拍,我怕进学校。

绿毛;我们都是混混,你跟我们在一起你家人和老师会反对的。

梅雨;其实在我和同学心里你们是英雄,敢对学校,敢对家长,敢对校长说不。

绿毛;我们真有这么好吗。

梅雨;是的。

自从梅雨的加入,给了这四个人带来一片生气,具体为什么会这样,长毛也无法说清。总之,打架更有劲了,穿的也更帅了,谈吐也更文雅了,为了提高自己,长毛还看起了书,不过看的是一些通俗小说,长毛记忆力很好,过目不忘,还经常模仿小说里的一些情节做事。

长毛第一次给梅雨出主意就是看了一部鬼宅幽铃。

而第二次,是用在死了的李亚东身上。

李亚东喜欢玩网游,但是家里很穷,有一次他逃课玩游戏,被长毛看到,在长毛的威胁下,李亚东向长毛借了高利贷。

从此以后,李亚东就被长毛缠上了。

长毛高兴的时候,会叫李亚东过来取乐,在长毛烦躁的时候,会叫李亚东来练拳,一元一拳,长毛打李亚东一拳,李亚东少还长毛一元钱。

就在梅雨要求长毛给他卖索尼放音机的时候,长毛首先想到了李亚东。

在学校食堂后,有一块空旷的草坪。

晚自习后,李亚东被叫到草坪。

长毛;你还欠我多少钱。

李亚东;不知道,长毛哥你说多少就多少。

长毛;还算你聪明,我现在需要一千块钱,你想想办法。

李亚东;长毛哥,钱太多,不好办啊。

长毛;不好办也要办。

李亚东;那我想想办法,我把我爸的表偷出来,看看值几个钱。

长毛;你爸的表能值一千块啊。

长毛给了李亚东一个嘴巴。

李亚东捂着嘴说:其他的我再想办法借点。

长毛;这还差不多。

长毛点燃一支烟;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李亚东恐惧的说;什么游戏。

长毛;这个游戏我的记录是三分十秒,红毛的纪录是两分五十秒,黄毛的记录是两分四十秒,绿毛的纪录是两分三十秒,来吧。

长毛对其他三个人比了个手势,红毛和绿毛按住了李亚东,在李亚东的哀求声下,黄毛拿出了一瓶矿泉水和一包纸巾。

红毛和绿毛将李亚东按在草坪上,黄毛将用水打湿了的纸巾覆盖在李亚东脸上,李亚东大叫着,但是纸巾比较厚,沾了水以后贴在脸上,如果不用手根本就掉不下来。

长毛一边笑一边计时;时间开始,你不要乱动,加纸,快加纸。

黄毛又继续贴了几张。

长毛炫耀的说;你们知道吗,这在古代是一种刑法,杀人没有痕迹,不见血,身上也没有伤,这个方法一个小说里有啊,你知道是什么小说吗,哈哈。

李亚东依旧挣扎着,不过挣扎的力量越来越轻。

长毛看了看表,两分三十秒。

此时李亚东已经停止了挣扎。

黄毛;老大,他可能不行了。

长毛;不可能,才两分半,是不是装死。

红毛揭开纸巾,李亚东已经闭眼,长毛探了探李亚东的鼻息,没气了。

长毛叫道;快,人工呼吸。

几个人轮流着给李亚东按胸,吹气。

十几分钟以后,李亚东还是没有呼吸。

长毛说;怎么会这样,怎么就死了。

黄毛;老大,死就死了,找地方埋了就行了。

长毛;你懂什么,杀人要吃枪子的,我们几个都要死。

红毛;那把它藏起来不就可以了,没人找到他,也没人知道他死了。

长毛;只有这样了,你去找个地方。

很快,红毛发现了一个窨井盖,几个人打开窨井盖,将李亚东塞了下去。

他们一直以为这是一个废弃的窨井,没有人会发现。

最后,绿毛说:我们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李亚东那么短时间就断气了,我们没想要他命,只不过是和他玩玩。

左正:在通常有准备的情况下不会,但是在不自愿或强迫的情况下,人体没有吸入足够空气,在挣扎的情况下就会消耗大量氧气,他挺不过两分钟,也是正常的。

看完笔录,刘洁说;原来是这样。

左正;其实整个案件很简单,只是我们想复杂了。

肖建刚;不是我们想复杂。而是当几件奇异的事发生在同一个地方的时候,不由得让人想得太多。

袁江;老大,有一个是我想问问你,你怎么有办法把**抛成国徽这一面呢。

肖建刚;运气呗,我们老大运气就是好。

袁江;不可能,要知道进了左老大的审讯室不吐点东西,怎么可能出来,我估计老大是在**上动了手脚,比方说用锉刀把**的一个面锉的尽量薄一些,根据重力原理,厚的一边就先落地,你说是吧老大。

左正摇了摇头:书读多了真可怕。

他拿出**一枚**丢给袁江,袁江接过一看,这个**正反两面都是国徽。

左正:地摊上卖的,五元一个,你喜欢送你。

就在当晚,左正将案情记录移交给洪副局长手里,他们在该市的任务已经完成。

洪副局长极力挽留:这么晚了你们还要走,我已经给市长汇报了,他听后很高兴,他说他明天赶回来为你们庆功,今晚给你们安排了最好的酒店,你们好好休息一晚。

左正:不必了,我们明天还有事,庆功酒你代我们喝就可以了。

在去机场的路上,一行人透过车窗看着江岸市的夜景。

肖建刚忽然想到什么,对袁江说;你看,事实证明所有的有关鬼的传说都是假的,是人装出来吓人的,你说是么。

袁江:你说我说的以前在学校的有关鬼的传闻是假的吗。

肖建刚:对。

袁江默默的说;我们读书的时候还没有放音机。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灵异小说热门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