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乡村小说 > 小说库 > 山海逆道图

更新时间:2021-11-01 13:36:21

山海逆道图

山海逆道图

来源:乡村小说作者:经典小说《山海逆道图》由堂前碧螺春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吕典修真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十六道周天,无尽洪荒宇宙。三千修真大道,一部逆世残经。其实,这一切都是从解剖修真者开始的。
展开

本书标签: 山海逆道图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顺着密道往外爬,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出口。吴天峰探头一看吓得赶紧缩回洞中拦住吕典小声道:“吕老板,你这地道怎么挖到铺面口上!外面一群修真武士,出去不是找死么?”

“你堂堂一个修真者,官家通缉的江洋大盗,连几个小兵都怕,算什么英雄好汉。”吕典正憋着火无处发泄便开口骂道。

“那可是屈家的武士,个顶个的引气期修真者,我对上一两个或许能拿下。你倒是探头看看外面有多少?”

“怂货!”吕典小心翼翼爬出暗道顺着墙角爬到一处院子墙角,拨开一丛杂物,露出了一处狗洞。吴天峰也学着吕典爬到了此处,一看狗洞当时就毛了。

“你不会想让我钻狗洞吧?”吴天峰压着嗓子,但是言语中的不满任谁都能听出来。

“往里是个死胡同,你要是能飞过去就能进我杂货店的后院,往前是杂货店的正门,你选吧。”吕典没好气道。

“吕老板,可真有你的!”吴天峰对着吕典竖了个大拇指,一低头一躬身钻进了狗洞。

吕典随后也钻了进去。

“就您这设计,就算遇上高手想要追都不知道该怎么追。人家飞檐走壁,咱们钻狗洞,任谁都想不到。这招绝,老子算是受教了。”吴天峰一阵抱怨,吕典懒得理他,要不是你小子乱来,犯得上来钻这狗洞吗?

吕典走进院子主屋开始收拾东西。这些年靠着自己的智慧存下了一些家底,金银细软,各种值钱的物件都有。此去千难万险,也不知道还什么时候能再回秦城,以屈家的权势自己的家当还能保得住就出鬼了。吕典只能压着心火把值钱的收拾了一大包,赶等吴天峰。这吴天峰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一闪就没了人影。难不成趁着自己不注意撇下自己跑了?

吕典火气登时就上来了。算了,跟着这种人更危险,还不如自己寻个方向逃命,先找个地方躲两天,等风头过去再离开秦城奔南方去。自己来这个世界整整五年还没真正去过南方,最远就到过梁州城做生意,也不过一日便归,没有深入了解过,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个世界实在太大,交通又不方便,自己就靠腿,去哪儿都麻烦。

想到这,吕典四下看了看,或许还能搜刮点好东西走,这一去千山万水,没点银子难道穷游不成?再一想,吕典想到了自己的实验室。对,那个地方一定要封闭好。想到这,吕典急匆匆钻下院子进了实验室中。

这些标本肯定是带不走了。一些器具倒是可以带走,比如自己的眼镜,为了造这副眼镜可花了自己不少钱和心血。吕典塞吧塞吧又弄了一包,加上金银细软和医药箱整整三大包。拖着包袱,吕典关上了密室的大铁门,回到了院子,又仔细打量一番。吕典有些感慨,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多,感情还是有的。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终究还是要告别的,只不过吕典没有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告别。

“吕老板,你去哪儿了?我找你半天都没找着人。”吴天峰不知道从什么鬼地方钻了出来。

吕典下了一跳,道:“我还想问你去哪儿了?”

“我看你后院有些上好的雪盐,咱这一路可就指着这些东西发财啦。”吴天峰说着拍了拍身上斜挂着的包袱,看起来就像两节很粗的香肠似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捆的。

“雪盐?难道要去北方不成?”吕典做了几年生意大致还是清楚各地物资的情况。盐在北方是硬通货,到了南方可就不值钱了。吴天峰在自己后院发现的雪盐是自己精制的最上等的盐,平日里拿来做生理盐水用的。

“我这情况难道能去南方?还没到梁州就让人给宰了,况且现在还得罪了屈家,搞不好满天下追杀,去南方还有活路?”

“好吧,去北方。”

主意已定,吕典把手上的包袱扔给吴天峰,除了背上背的金银,就剩手上提的医药箱。这是吕典的命根子,任谁他都不给。吴天峰接过包袱掂了掂嘿嘿笑道:“吕老板还是个肥羊嘛!”

“快走,你要打劫我也等出了城再说。”

“您这说的是什么话。走。”

吕典引着路出了院子,两人一路往东,城北现在肯定是出不了城的,赶奔东头找个隐蔽的所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说。两人途中撞见了好几拨巡城武士,个个都火急火燎的不知道在搜查什么。吕典心头一突无数个念头在心里飘过。他瞥了吴天峰一眼道:“吴老大,你给我透个实底。你们今天晚上究竟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啊?”吴天峰一脸的无辜。

“你还跟我演。这满城的武士,难道是在搜捕我不成?”

吴天峰瞥了一眼街道,压着嗓子道:“吕老板,这事儿说来话长,等咱出了城再说。”

“出城?你开什么玩笑!秦城三百丈,入夜便开启了防御大阵,没有关防手谕蚊子都出不去。”吕典气道。

“我还以为你有出城妙计。”

“活见鬼了,我还以为你们做了这档子事儿至少留有后手,至少能有个脱身之法。没想到你……”

“你怎么知道的?”吴天峰一脸惊讶地看着吕典。

“吴老大,你也太小看我了。这些年我在秦城黑道做生意,没有丝毫武力,也没有丝毫靠山,却能站住脚,难道还没有几分眼力吗?自打你把人搬进我铺子我就知道不对劲。平日里你对门阀贵胄都是敬而远之,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但好心救人,还救了个贵公子哥?让你去找大夫,你偏偏去通知屈氏,往刀口上送,这是你一个江洋大盗通缉犯应该干的事儿吗?”

吕典咽了口唾沫接着道:“还有,别跟我扯那几个赏银。说真的,就算屈家给,你敢拿吗?你又不是白痴,我也不是。所以,只有一种解释,你一定在谋划别的事情。找我的目的恐怕是想借我的手不留痕迹的通知屈家,帮你们在秦城制造混乱。我不知道你们在那个古墓里面做了什么布置,更不知道你们究竟想趁乱在秦城搞什么事情。但是,作为一个好的计划,最基本的后路都不准备?你当我傻子吗?最重要也是最大的破绽就是,那个屈家二公子你是怎么弄进城的?”吕典一气说完直接把吴天峰惊得呆在了当场。他万没想到自己如此完美的计策竟然被一个最无关紧要的棋子看出了这么多破绽。

吕典见吴天峰发愣气道:“好了,别发呆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紧。”

吴天峰摇了摇头一脸的不可置信地看着吕典:“早就听黑道上说吕老板厉害,今日一见才知道过去的您是在扮猪吃老虎啊。”

“少说废话。你现在这样子难道就是我认识的吴天峰?”吕典揭破了这个平日里憨厚耿直的吴天峰的虚伪面具,这人一下子就变得阴沉起来。

“好,吕老板。我吴天峰敬你是个聪明人。这满城高手都识不破的局你一眼便看出其中关键。走,我带你出城。”吴天峰说完转个方向不再往东,而是往西而去。

“西边是孤山,难道你要从孤山走?”

“正是。”

“孤山万仞,万里边城烽火台**其上,怎么出去?”吕典问。

“吕老板,什么都问可不是一个聪明人所为。”吴天峰淡淡道。

吕典闭了嘴跟着吴天峰往西走,果然来到了万仞孤山之下。秦城这座城,三面为墙,一面为山,山入城中,绝壁而下。孤山绵延千里到秦城却被一斩劈断。相传此崖壁乃万载之前的大帝所劈,崖壁上不生寸草,一木不长。飞鸟无法在上面驻足,岩兽也只能仰望兴叹。

吕典穿越之地便在孤山之上。他曾经多次去孤山山脉寻找回家的线索,对孤山可谓了解甚多。秦城西面的孤山崖壁除非有人在山顶垂下绳索,否则无人可以爬上去,除非用飞的。

两人站在山脚下,黑漆漆的山壁映着昏暗的星光显得庞然巨大无比,仿佛一个开天巨人席地而坐以背相对。

“我们怎么上去?”吕典看着吴天峰问。

吴天峰淡淡一笑向前一跃融入黑暗中没了身影,不多时便听得山崖上传来一个声音道:“吕老板,请上孤山栈道。”吴天峰话音刚落,吕典便感觉一股巨力将他一下子提起来,再落地,吕典便觉得脚下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像踩在棉花上一般。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灵异小说热门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