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乡村小说 > 小说库 > 穿越原始社会:野蛮酋长

更新时间:2021-10-25 19:52:49

穿越原始社会:野蛮酋长

穿越原始社会:野蛮酋长

来源:乡村小说作者:墨璐清浅分类:现情主角:凤君丛林

《穿越原始社会:野蛮酋长》由网络作家墨璐清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凤君丛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凤君,特种部队最年轻的女上校,这个传奇,竟穿越到原始社会,她的闪亮出现,遇上的是一幅火爆场面,那真是空前绝后,原始美男出现,扛走了她,这男人简直太野蛮,于是叙写了一篇美女与野兽的篇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胸膛一阵乱跳,连肌肉都莫名绷紧了,腹部烧起燎原的热火,寂尊皱着眉头想:听说想女人了,男人就会有这反应。

他是想这小东西了吗?寂尊双臂收了收,待会到了山洞,问问这女人肯不肯!

几分钟功夫,丛林中乌云密布,有风雨欲来的前兆,寂尊加快了脚步,雨还是骤然来了,哗啦啦的倾盆而下。

寂尊不敢怠慢,紧紧托住她,快速跑了起来,熟门熟路地冲进了一个天然溶洞,将兽皮扔在地上,他弯腰将她放上去。

凤君坐在兽皮上,一抬脸如遭电击,被雨水打湿的黑色丛林,小寂尊昂着头顶上还挂着一滴雨水,跟随着他的呼吸,微弱的上下移动,摇摇欲滴。

近在眼前,那一晃一晃的雨滴,像是一根羽毛一下一下拨动着人心,要滴落了,要滴落了……

啪嗒!

雨滴落下,砸在她大腿上,滚烫!

脚猛颤一下,一缕火苗,直从那肌肤蔓延往上而去,穿过胸膛直冲大脑,嗡——她秀逗了,血气太旺冲得鼻子蠢蠢欲动。

寂尊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脸红得比野猴的屁股还厉害!

凤君摇头,想避开那直晃晃近在眼前的重口味,谁想到他忽然走近了一步,她一摇头鼻尖从那尖头上,一擦而过。

那滚烫,从鼻尖烧到了心口,她慌乱地退开,他还浑然不察,担忧她是不是因为淋了雨而着了风寒,一步步走近,伸手去摸她的额头。

她全身冒火,慌乱之际手乱按住一个地方,想要将他推开,触手是滚烫的,她惊住了。

“嗯哼……”一声,像痛苦似愉悦,更多的是隐忍憋屈。

那是……我的天!

着了火,手飞快逃开,一着急就想起身,谁知他靠得太近了,她直直起身,身体就从他身上紧贴着擦了过去。

“嗯……唔……”寂尊银曜石般尊贵的眸全是暗沉,他半眯了下眼眸,不安分的喉结不受控制的上下滚动。

“对,对,对不起……”就在溶洞的角落,凤君避无可避,两人站得极近,呼吸都缠绵在了一起,洞外雨哗啦啦的疯狂着,淹没她本就香吐的声音。

此刻,听在人耳里,就如野猫般撩人,那清香的气息勾逗着男人心里已经绷成了直线的心弦,一动即发!

暧昧的因子,在小小的溶洞中急剧增涨,如一只灌满了氢气的球,一遇火就会爆炸!

寂尊的眸暗沉若谷底的深渊,那上下耸动的胸肌昭示着男人的强大,那粗重的呼吸,已然到了隐忍的极限。

不能看的,看了!不能碰的,碰了!不能摸的,她还摸了!不能做的,难道也要……?凤君倒抽了一口凉气,她默默后退,土著兄弟,hold住啊!

“嘶……”一不留神,她满是伤痕的背,撞上了凹凸不平的溶洞壁,尖锐的小石刮破了她的伤口。

就在此时,寂尊忽然朝她扑了过去。

“禽兽!”凤君高声尖叫,一个侧弯腰手肘狂猛的顶了出去,正中他腰间柔软处,寂尊毫无防备,被击得连连后退。

他勉强站稳,一双冷鸷的眸若猎鹰般擒住了她,眼神极凉,“不知好歹的野东西!”他见她受伤想过去看看,她却悄然出手,下手极狠。

他发怒了!凤君眯了眯眼睛,因为欲求不满吗?

寂尊再度朝她靠近,“你别过来!”她正要出手,却见他忽然弯腰,在捡她脚边散落的干柴。凤君呆愣,这就完了?只懂发泄的土著兄弟,在这种狂野的情况下,就放过她了?

凤君愣愣的看着寂尊将所有干柴放在避风处堆放好,取出一根有孔的树枝,往里面塞了些易燃的干草,又拿起一根稍大些的小木棍,把其尖锐的一端塞入树枝的孔中。

他席地坐下,双脚将树枝踩住,双手掌心夹着开始使劲地搓。别猥琐,人家搓的是木棍,不是那啥!凤君知道,这是钻木取火!

他速度极快,强大的摩擦力使树枝的孔中开始有小火星闪烁,他低下头对着孔缓慢吹气。不一会儿干草燃烧起来,他拿了一旁的干草将火苗引大,又将燃烧的干草塞入干柴堆下,火燃烧而起,照耀得他轮廓分明的脸更显俊逸。

他冷冷转眸,瞧见凤君抱着胸还站在那,起身将她一把拎起,往火堆旁边一塞,奔出溶洞冲入那风雨中。

“喂!”

他又把她丢了!

欲求不满也不至于翻脸不认人吧?凤君愤愤然将兽皮拖到火边,一半垫在地上坐着,一半围在身上,忍受着饥肠辘辘。

“嗷——”野兽的咆哮,在丛林中此隐彼现,这风雨交加的夜,并不太平,到处藏着危机。外面的雨也越下越大,还伴随着隆隆的雷电,每一次闪电划过接踵而来便是一道惊雷,凤君跟着一颤。

走到洞口处一望,那风雨之后有点点绿光,在闪烁着饥渴,那是猛兽的眼睛!远远的,一个挺拔健壮的身影朝这边奔来。

凤君忙眯眼细看,是寂尊!

他顶着风雨,那道道闪电有时就击在他的脚边,他速度极快的跑着,手里提着只剥洗干净的野兔。

冲进溶洞,他浑身都在淌水,甩了甩湿漉漉的墨发,他径直走到火堆边,拾起木棍将野兔当心穿过,架在火上娴熟的烤起野味来。

对凤君,他视若无睹!

他生气的样子,有几分憨厚,几分萌态,又映在这张冷峻的脸上,异常精彩!凤君一笑,坐在了兽皮上,在身边拍了拍:坐这!

寂尊没理。

她还是第一次被如此藐视,回想刚才的一幕,凤君发现她似乎又误会他了,心有愧疚加上有美食,她脾气极好。

拿起兽皮,主动靠近过去,微笑示意他坐上兽皮免得地上冷,寂尊没有动,直到身体完全烘干后才坐了过去,将手中的野兔往凤君手中一塞,寂尊弯身拿起她的脚,这回凤君没有挣扎,嘴角一直挂着浅笑。

他不肯靠近,似乎并非生气,而是不想湿漉漉的弄脏了兽皮,他不说话想必是那风雨太冷,这一路疾奔有些喘了。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灵异小说热门作者